当前位置:主页 > 休闲娱乐 >呛首航 批工贼机场工会接手日航裁员抗争 >

呛首航 批工贼机场工会接手日航裁员抗争

2020-02-02 浏览量:826 休闲娱乐 作者:
责任主编:陈宁

今天(10/31)是台北松山-日本羽田新航线首航,多名日本国会议员由日本来台参加首航仪式。由于不满日航违法资遣70名空服员,包括日航台湾分公司工会、机场工会联合会、桃园县产业总工会,台北市产业总工会等劳工团体今天上午聚集在松山机场航厦外抗议,数个工会干部一度绕过警方的封锁线,在首航仪式的舞台前抗议,引起现场一阵骚乱,警方随即将抗议民众驱离,并当场逮捕一名抗议人士。

呛首航 批工贼机场工会接手日航裁员抗争

劳团于松山机场抗议。(摄影:王毅丰)

由于原本召集活动的全国航空业总工会理事长、国民党中央委员李昭平于四天前(10/27)发出通知取消今日的机场抗议行动,此举引起劳团的不满,认为李昭平不该在没有正式决议的情形下,擅自以个人名义取消活动,群众痛批李昭平是「工贼」、「出卖工人」。包括桃勤工会、华储工会、华膳工会、华夏工会等四家机场工会也于日前发表声明退出全航总,另组「中华民国国际机场工会联合会」,持续抗争行动。

李昭平回应表示,在10月27日前,包括劳委会与台北市劳工局在这件事情上的确做得不够,因此他非常积极地协助日航的员工,利用各种管道向各单位抗议,原本也发动会员与各工会团体要在首航日「瘫痪机场」,但是他带着日航员工在市府当面向台北市长郝龙斌陈情时,郝当场承诺会向中央反应此事,而劳委会在27日也已经发出公文,要求日航恢复员工工作权,既然政府已经表态,同时考量到要保障旅客的权益,因此认为应该给行政单位一点时间去处理事情,所以通知取消动员。

李昭平强调,与各工会开会时,他曾表示基于以上理由,要取消动员,至于要不要去抗议,尊重个别工会的意愿,当时有徵询大家的意见,大家没有意见,并不是他「擅自决定」的。桃园县产业总工会理事长毛振飞反驳表示,当天大家是说由李昭平担任理事长的华航工会可以退出这个活动,不是全航总;当初这个活动也是李昭平召集的,如今怎幺可以在没有得到大家同意的情形下,就以全航总理事长的名义,擅自通知取消动员。

毛振飞指出,李昭平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与郝龙斌的关係良好,因此不想造成首航的困扰,一方面也想向党政高层展示他的动员能力,根本是在两面讨好。

李昭平表示,「最重要的是,我们知道有些政治团体会出现,我们不愿意某些政治团体利用这个机会来模糊焦点」,所以才通知取消动员。李昭平在27日拜会郝龙斌时,曾经带着日航员工高喊「郝龙斌冻蒜(当选)!」,让原本为劳工权益陈情的场合顿时变成「挺郝大会」,引起现场媒体一阵错愕。

毛振飞表示,除非政府可以祭出连续罚的手段,否则资方根本不怕政府的罚款,日航公司总经理多田利郎甚至还和劳委会官员呛声,说政府没有罚则,所以不会理会;劳委会应该拿出骨气,取消多田利郎的工作证、外交部应将其列为不受欢迎人物,才能真正制裁日航违法行为。

毛振飞强调,日航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形下,仅仅以经营不善就资遣工会干部,这是非常严重的事情,如果这样的做法没有受到制裁,对往后的工会运动将产生非常严重的影响。

日航台湾分公司工会理事李幸珍表示,日航在日本本国也订立了600个人的裁员目标,但是接受优惠离职的只有270人,和台湾一样也没有达到预定裁员的目标,但是由于日本工会的反弹,日航对日本员工的作法是继续展延时限,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像台湾一样强行资遣,不只是在日本本国,日航在全球各地的裁员动作也都比台湾小,伦敦只裁30个,中国则在中国政府的压力下,只裁30个契约工;韩国、德国的工会太强,根本不敢裁员,台湾因为工会太弱,政府立场也不坚定,所以虽然是赚钱的航线,反而被裁的最兇。

争取劳动权益 还是谁的利益? 记胎死腹中的2005年华航工会抗争

陈宁(苦劳网特约记者)

,近七百名华航员工聚集在总公司门口,抗议长期以来被迫超时工作,资方却拒发加班费的「变相减薪」行为。但这场原订下午两点开始的行动,却在中午12点半突然宣布取消,使得员工纷纷感到非常错愕。

华航员工表示,自从1998年大园空难之后,资方就以「共体时艰」为由,开始冻结调薪、停发年终奖金,但大家觉得为了公司好,也就不太计较,但5年前开始,公司又实施乘客未满 8成,空服员「减员」1人的政策,而工会7年来已经和资方协商不下50次,却没有得到具体回应。

但经过一个上午的协商后,这场号称华航成立46年以来首次的劳工抗争,同时也是台湾航空业首次空服员抗争,却在全国航空业总工会理事长,也是华航工会理事长李昭平一声宣布「很高兴公司有善意的回应,所以我在此,宣布活动解散」之后,匆匆取消,留下在场一群错愕的空服员。

事实上,在行动前一日,华航工会、全国航空业总工会才于立法院举行记者会,反对航发会投资营运后将冲击航空业的台湾高铁。李昭平指出,持有华航七成股权的航发会,旨在于协助航空事业发展,但日前其董事会却擅自修改章程,决定投资高铁四十五亿元,工会无法接受。为了阻挡航发会转投资高铁,李昭平表示,将发动华航工会抗议,因而才有了这场看似好像是为了争取劳动条件的「国内首次空服员抗争」。

在4日上午的协商过后,资方仅允诺空服员工时将比照飞行员的飞行时数上限,不再缩减各航班的空服员人数、同意签订新版团体协约,而释股后是否不裁员、不减薪,双方则无共识。而这个看起来资方也没承诺什幺的结果,再加上工会领导者在里面谈了什幺也没人知道,也难怪让当天被动员到场的华航空服员,感到一头雾水。

最后,儘管航发会因为挹注资金过程有瑕疵,后来转投资案被台北地检署裁定无效,当时的交通部长林陵三,更在2009年由监察院通过弹劾案,但航发会的45亿资金还是进了高铁的口袋,这笔帐也早已无从算起。

在航发会挹注高铁案风风雨雨的过程中,华航工会胎死腹中的抗争,不过是个小小的插曲,而当初以工会领袖身份,参与了这场政治斗争的李昭平,不但展现了他对工会的动员能力,也得以一路稳坐华航董事的位置。在日航裁员争议仍然未决的此刻,重新回味这段插曲,也许能让我们把这次劳工团体的决裂事件,看得更清楚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