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休闲娱乐 >味芯:剥开中共「人民法院」画皮(2) >

味芯:剥开中共「人民法院」画皮(2)

2019-08-22 浏览量:797 休闲娱乐 作者:

【3月2日讯】二.剥开中共「人民法院」画皮之二
大批军转干部被安置进法院,加速了法院的腐败堕落,使无耻不耻,处于浑浑噩噩、麻木不仁的状况

笔者这样立论,并非是对军转干部的不敬,一桿子横扫一船人。广大的军转干部曾经对国家、对社会有过贡献,其退役后的生养休息应有保障。但我认为,最好不要安置到法院。至少,军转干部在法院编制中的比例,应控制在一个不能形成「气候」的範围之内。因为军人特别讲究两点,一是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坚决听从领导指挥,这与中共邪党的独裁原则「一切行动听指挥」乃一母同胞,一脉相承。二是讲哥们讲义气,特别看重战友感情。这两条在部队、上战埸是绝对的优点。但转业到了地方,特别是进了法院,则成了地地道道的祸害!只要领导说了,战友来了,饭一吃,酒一喝,或者电话一打,几乎没有不办的。什幺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準绳?统统都见鬼去吧。

某军转干部转业后,分配到某邪党法院当了十余年的副院长,然后调入人大为官。其人在对全体法院干部作告别演说时,拍着胸脯吼叫式地许诺说:「以后只要是法院的事到了人大,我负责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地摆平!」底下一时掌声如雷!非现埸见闻者,还以为是黑老大在给弟兄们撑腰壮胆!

许多军转干部因为级别较高,一进法院就被安排了职务;有些军转干部虽然一时未安排职务,但这些人往往因为善于「服从」而容易讨领导喜欢,又因为容易讨领导喜欢而容易「上」。致使进了法院的军转干部逞现出两个「绝大多数现象」:一是未任职的军转干部绝大多数是好的或比较好的;再一个是任职后的军转干部绝大多数变坏了、变黑了。许多军转干部在法院作了官后,往往用「带兵」的那一套来管理、训练自己分管的干警(有一个中级邪党法院的副院长大言不惭,述职时公然把分管範围内的法官称为「自己的部属」)。把本应忠实于事实忠实于法律的堂堂法官,训练成了惟命是从的奴才或插科打浑的跑腿帮闲。久而久之,就改变了法院领导层的结构和内部的执法环境。庄严、神圣的国家审判机关,几乎变成了第二军营。有的邪党法院开会,中层领导、党组成员几乎都是清一色的「老转」。这些「老转」们因为部队的训练和他们的「悟」性,对庸俗腐败的官埸习气起到了推波助澜或兴风作浪的作用。其中许多人文化不高、胆子不小、脸皮特厚。

例如:守在饭堂里为领导拉椅子擦座位的;人前人后惦记着给领导伺候茶水的(甚至有人在大庭广众之下弯腰90度给领导斟茶的);候在领导座驾前开关车门的;公开嚷嚷要用钱搞定领导的;在餐桌上忙着为领导酌酒夹菜的;吹嘘这年头没有关係莫想当官的;经常提着照像机、摄像机围着领导转、靠抓拍「精彩一瞬」以邀宠陞官的;侍候领导休闲健身、寻开心找乐子的;逢年过节、大小应酬都不忘给领导送「信封」的;振振有辞地把「服务领导作为自己义不容辞的的责任」,列为竞岗条件公开宣示而不知羞耻的,都是军转干部开风气之先。这些人肯下功夫如此,想不进步也难。

他们若有所图谋,就格外脸皮厚,出手快,不怕丑。玩这一套,比其它渠道出身的干部来得更大方、更直接、更无耻。因而也更容易如愿以偿(心不狠、人不恶、脸皮薄且怕丑者除外)。他们信奉「本大利大」、「捨不得孩子套不来狼」的奸商哲学,得手后就连本带息猛往回捞。

例如某邪党法院有一陈姓军转干部,靠着谄媚院长和金钱开路这两手硬功夫,又拍又塞,把一个爱钱如命的院长哄的分不清东南西北,结果半年三迁,三年就爬上了副院长的交椅,成了独霸一方的山大王。这个心黑脸痞、满口混话的副院长不仅吃律师、吃当事人、吃中间人,还不停地敲诈、盘剥自己的下属。其手下有位干警,先后被其敲去数千元。最后力乏不继,还受到其政治迫害。

像该副院长这类无耻之徒之所以能够官运亨通青云直上,是中共邪党的独裁性质使然。中共邪党法院培植、豢养这类军爷式的奴才看家护院,乃是物以类聚,臭味相投。而许多得手的军转干部为了找回心理平衡,往往在领导面前扮羊,在下属面前变狼!或官气、霸气熏天,或匪气、痞气十足,游走在黑、白两道之间,黑不黑白不白的,进一步败坏了军转干部和法院的整体形象。法院是国家审判机关。它不是什幺阶级的专政工具,更不是什幺「准军事机关」,当然也更不是军队的收容院或流氓蛀虫的俱乐部!各级法院的招牌应撤掉名不符实的「人民」二字,彻底清除中共邪党体制和邪党文化在法院的流毒,把庄严、神圣的审判机关归还给法律,归还给国家,归还给公民!

(待续)@*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