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市场行情 >热点互动热线直播第二百三十六期西藏危机根源何在? >

热点互动热线直播第二百三十六期西藏危机根源何在?

2020-02-22 浏览量:662 市场行情 作者:
主持人:各位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栏目热线直播节目,我是主持人安娜。前几天达赖喇嘛发表了一封“致中国兄弟姊妹”的公开信,信中他谈到,最近中共官方媒体对西藏的危机描述,使用了欺骗和污秽形象这样的描述,那幺他也呼吁中共和他进行有意义的对话。

西藏问题已经是很长时间一直得不到解决的问题,那它的根源在于什幺?今后的出路又如何?这几十年来中共在西藏都做了什幺?为什幺中共在西藏花了大笔金钱却仍得不到藏人的心?2002年在达赖和中共重开对话后,为什幺到现在仍然没有结果?今天我们就请两位专家、嘉宾和大家一起来探讨这个话题。

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号码提问或者发表意见,热线号码是6465192879,中国大陆免费号码:先拨4007128899 再拨 8996008663。首先和大家介绍一下今天现场的两位来宾,这位是藏人的代表明珠先生,明珠先生您好。

财仁明珠:主持人,你好。

主持人:这位是哥伦比亚大学政治系博士王军涛先生,王先生您好。

王军涛:你好。

主持人:明珠先生,我首先有个问题要问您一下,达赖喇嘛在“致中国兄弟姊妹”的公开信中谈到,呼吁中共就西藏危机和他进行有意义的对话,而且说他不希望破坏北京奥运会,也不寻求西藏的独立。

他还说,中共的国家媒体对西藏近期的描绘是使用欺骗和扭曲形象这种手段,那可能播下种族紧张的种子,也可能有难以预测的深远影响。那您认为达赖喇嘛在这个时间发表这样的公开信,有什幺样的深远意义呢?

财仁明珠:对于达赖喇嘛的公开信,我觉得是很有意义。因为3月14号,西藏拉萨开始了一个向整个藏区蔓延的示威游行,而在中国国内也好,国际上也好,现在都已经很重视这个事情了。

这个事情持续已经有两周的时间了,开始是示威游行,直到后来解放军和武警出动以后,整个就镇压,现在西藏可以说是处于一种恐怖的状况,可以说整个是在军事化的管理之中。现在无论大城也好,小城也好,或者农村偏僻的地方也是,既不能出、也不能进,就是这幺一个情况。

3月14号,问题发生了以后,当时国际媒体还在拉萨或在西藏各个地区,后来中共政府把这些媒体全部都赶走。现在国际也好,特别是国内、中国人民所知道的拉萨的事都是中国政府的宣传、统一的宣传,怎幺一回事?就是这幺一回事!

所以事实真相和它们的宣传可能有很大的偏差,然而这样一来,就引起了汉民族对西藏人可能在理解方面也好,想法方面也好,都有了民族仇视的现象。

达赖喇嘛作为一个藏民族的信仰领袖,他对西藏民族有特殊的责任,西藏人民也把整个民族的希望全部都交给他了。

所以这次达赖喇嘛的公开信,不只是这次的公开信,前段时间达赖喇嘛也给西藏那边游行示威的人郑重的声明,如果你们要用暴力示威,他就要引退、辞退,已经是说到这份上了。那幺今天不但是对中国的兄弟姊妹,还有对藏族同胞也都把这个事情讲得比较清楚了。

这个公开信的影响,我觉得是有三方面的影响。一个是对西藏运途的影响,下一步怎幺办的问题;第二个是中共政府和中国民众对这个问题是怎幺看?第三个是国际社会的影响问题,所以我想大概有这三个方面的影响。

主持人:谢谢!那我们知道达赖喇嘛在中国大陆人的印象里面,好像是一直在分裂国家的这幺一个形象。然而像刚才明珠先生谈到的,他在藏人的心目中是一个信仰的领袖,那幺在海外他也一直给人以一种和平、平和的形象出现,而且他还获得了一次“诺贝尔和平奖”。那我想问一下王军涛先生,您认为他的这封公开信出来之后,在国际、国内会产生什幺样的影响?

王军涛:这封公开信对于西藏问题在近期内局势的缓解会有很大的好处,但是这件事情最后的结果会怎样,我觉得是取决于中共政府的反应。因为刚才明珠先生也谈到了,我们看要看三个反应。

我想达赖喇嘛这封信出来,第一,我认为西藏人民会继续支持达赖喇嘛,刚才明珠先生有句话非常恳切,就是说西藏人民是把自己的未来交给达赖喇嘛的,要达赖喇嘛来做决定。我想达赖喇嘛能这样表态,至少西藏人民的主流会支持这个。这第一个。

第二个,国际社会已经多次表态,谴责中共继续采取镇压的方式而不是采取对话的方式。达赖喇嘛这封信传达一个非常非常恳切的信息,就是我继续奉行和平路线,我们继续希望寻求跟汉族兄弟建立长期和睦共处的政治框架,西藏人民要求的是完整的保持自己的政治文化、保留自己主导社会发展的权利。我觉得这些都应该说是非常恳切的。

第三个,中共政府会不会接受呢?我也同意刚才明珠先生的说法,中共政府实际上在我所知道的重大政治事件上,它没有说过实话,包括它后来在纠正自己错误的时候。比如邓小平揭露毛泽东的时候,就揭露他造了多少谣、撒了多少谎。但是现在我们知道,在邓小平时代、江泽民时代,包括胡锦涛时代,那撒的谎都是太多了。

那幺现在这个分析到底会有什幺结果呢?其实中共现在歧见也很大,它内部大概也会有不同意见,不过我觉得即使从它多数人“求稳”的心态来说,它可能也不会对达赖喇嘛这封信在短期内做出妥协。但是这封信从长远看,我想会对汉人产生比较大的精神影响。

记得95年,我在波士顿见到达赖喇嘛的时候,我跟他谈过半个小时,当时达赖喇嘛跟我讲到了三个观点。第一个观点是西藏人寻求的是彻底的、真正的自治而不是独立;第二,西藏人和平实现自己的政治愿望,不准备采取暴力方式;第三个,西藏人要求的是在一个比较大的、整个藏族范围内实现自己的要求,而不仅仅是一个藏区。

后来我跟达赖喇嘛讲,我说就我站在一个汉人角度来讲,我觉得汉人应该是可以接受这个的,我记得当时达赖喇嘛也很高兴。我觉得问题就是怎幺让中国多数的汉人知道这些,我想达赖喇嘛这封公开信出来之后,会通过各种渠道传到汉人的地方,我想会得到一些积极回应的,在很大情况下,会消解中共媒体所造成的一些曲解的印象。

主持人:那我知道明珠先生您来到美国几年了,但是您大部分时间还是在西藏渡过的,那以您的经验和对中共的了解,您认为在这封公开信发表之后,中共的官方政府会怎幺回应呢?

财仁明珠:我生在中共解放西藏以后,一直就是在共产党领导之下。整个从历史上来讲也好或从现实上讲也好,我觉得对这封公开信,中共方面不会有什幺正面的反应。

主持人:正面,您指的是什幺?

财仁明珠:我指的是中共要承认现实的问题、面向未来的问题,中共是不是想解决西藏的问题?我觉得它的诚信有问题。达赖喇嘛已经把整个问题讲得比较清楚了,特别是在这次公开信里面,他愿意西藏人民就待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范围里面,只希望得到一个名副其实的自治的问题。

而且在这里面他把两个要求也已经提得很清楚了,一个是宗教信仰自由的问题;第二个是西藏文化和民族特性得到保证的问题。其他的问题就不存在了,人跟那个西藏问题的根源,什幺政治问题等等其他的问题都不存在了。

中共要的是什幺东西呢?中共要的西藏的主权问题。那达赖喇嘛在主权问题上已经讲得很清楚了,无论是境内或境外,种种这些事情已经讲得很清楚了,而且是反反覆覆的在讲。那幺藏民族只看达赖喇嘛把西藏问题怎幺解决,西藏人民都愿意听达赖喇嘛的,而达赖喇嘛已经把话讲得很清楚了。

当然中共可能并不像它说的是什幺“国家领土完整”的问题,它是为中共自己统治的需要,就把这个和国家的问题连在一起,实际上它并不注重什幺领土的问题,它可能就只出于它自己的政治目的,它不想就此解决这个问题!

说实在,我觉得整个世界和汉民族当中,对于这次的公开信,下一步可能会有些影响。那幺整个中共的反应,我觉得不会有什幺正面的反应。

主持人:明白了。那达赖喇嘛在公开信里面提到了,中共用了一些欺骗的手段还有扭曲形象的手段,那幺我们在公开的图像、照片还有一些记者采访中,我们也知道有一些前后矛盾的地方和无法自圆其说的地方。

那您认为这是不是一个个例,是中共偶而一次或偶而几次,还是它一贯就是这样做?但它如果这样做的话,那不是自毁形象吗?

王军涛:我觉得对中共来说,它知道自己的形象很不好,它既然杀那幺多人,在它的治理下死了那幺多人,犯那幺多的罪行,我觉得其实它是知道这些罪行的。

所以它其实关心的也不是什幺形象,它现在就关心它自己能不能稳定的执政,能不能控制西藏的局势。那幺西藏这个问题显然也不是孤立发生的,譬如像我们讲达赖喇嘛在这封信里回顾了西藏的和汉藏关系的历史问题,事实上他是抱持一个实事求是的态度。

譬如他也讲到了当年在49年之后,共产党当时要解决西藏问题的时候,有一个十七条协定,实际上这是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没有经过西藏的上层的和西藏人的允许的话,不对西藏进行大规模的社会改造。

而且在这之前,西藏不管是不是跟中央政权有什幺关系,西藏实际的治理权一直是在西藏人手里,中央政权只是派一些总督或者派一些军队在那个地方,它并没有对西藏的内政进行很多的干预。

共产党在56年开始的时候,其实它对汉族也是进行了大规模的社会主义改造,首先汉族也饿死了几千万人,这时候它也想对西藏人进行那种迫害,那幺西藏的迫害当然是双重的,因为还有一个民族上的压迫在那里。

它一直不放心,它跟达赖讲说他是在制造一种民族的猜忌心里,导致了汉藏关系的紧张。后来西藏发生了和平起义,达赖喇嘛也讲说他在那个时候就离开了西藏。其实在那个之前,他甚至还一度对毛泽东抱着很大的期望,觉得汉藏关系将来可能会在中国共产党统治之下能有一个突破。

我觉得这可能跟中国很多人经历过的一样,都是经历过类似的思想过程。但是共产党它老是玩一些阴谋诡计,用暴力去…再一个它老是搞欺骗和撒谎,譬如像“四五”运动,我是从 17 岁开始参加 “四五”运动的,从这儿开始我就经历过一次。

主持人:76年。

王军涛:后来到了89年又经历了一次,说我们什幺袭击…说暴徒击击解放军,其实明明是军队镇压。当时情况是什幺呢?它们先在前面让人挑衅老百姓,然后军队就跟在后头。

它先让人在那边挑衅,比如向老百姓打棍子、弄枪,然后等到老百姓被激怒了,用砖头开始自卫的时候,他们人就跑掉,让军队在那个地方捱了很多砖块,那幺军队一下就开始开枪,因为军队就觉得你老百姓怎幺能这样!

操弄完之后,它就片面的放一些镜头,而且把一开始怎幺镇压平民这整个的发展过程全给略去,就变成好像是…,但是实际上,之后,你就是按它的统计数字,你也会发现老百姓死的人比军队多的多,伤的也比军队多的多。

那幺再到后来,比如像对法轮功事件的处理,它也是造了大量的谣,搞了很多片面的东西;再后来,我觉得在西藏问题上,实际上它也不是一次两次在造假话而已,像我们从小看的西藏问题的电影就是谎话连篇,现在我们都知道是谎话连篇,但那时候还真的是很相信…

主持人:那时候我们…

王军涛:非常为明珠先生感到庆幸,您们有共产党把您们解放了,从农奴主、从达赖喇嘛手中把您们解放了,当时我们都为您们感到高兴,小的时候。但后来才知道这纯粹都是些大骗局。

主持人:那这次我们也知道,在3月14号镇压之后的两个星期,中共才开始说,好,现在我们可以请外国媒体到西藏采访了,而且是它钦定的17家媒体。

但很有意思的是,它这次竟然穿帮了,有差不多30个藏人僧侣跑出来说,“西藏没有自由,它们做的事情都是假的、是欺骗的!”那幺这个事情出来之后,您能不能跟我们说一下,您们在海外感受到的国际的态度?

财仁明珠:当时拉萨在3月14日发生这个事情以后,一开始中共就把国际上凡是在西藏的媒体全部都赶走了,赶走以后,它们就自己在那边准备着。等到两周以后,它们觉得准备得差不多了,再把国际媒体请过来。

请来以后,国际媒体也是在没有自由的情况下,按照它们事先准备的路线、地方、问什幺人、什幺事儿,而且在那些人已经准备好的情况下,就这样去做。

你看那个八角街里面什幺大昭寺,那是20几号的事情。本来它们准备得好好的,据我所知,整个拉萨党政单位里面的藏族工作人员也好,居民也好,其他普通的商人也好,老百姓也好,每个人都要写保证书,必须要按照它们规定的东西说,没有允许的东西就不准说。

主持人:特别是在“六四”之后。

财仁明珠:它们已经把压力给足了,现在差不多了,可以把国际媒体请过来了,它们可能以为问题不大,能达到它们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结果恰恰让3月27日八角街大昭寺的问题,暴露了它们整个的阴谋。

所以说西藏的问题到底是怎幺一回事?按理讲,要是中共它自己觉得有理,没有什幺见不得人的事情,它把那些国际媒体、国际观察家等等请过来以后,看到底是西藏人的错,或者是达赖喇嘛确实就是在那儿搞的阴谋鬼计,闹的独立,要是这幺一回事,那中共有理啊!

结果是出这样见不得人的事情,它觉得不好意思了,又把国际媒体全部都赶走了,再给老百姓施加压力,狠狠的施加压力,写保证书,万一你们又做错什幺事、说错什幺话,下一回要秋后算帐。

就这样,它整个可信性确实是有点问题,确实是有问题!所以现在西藏人也因为这个事情对共产党…本来就有一点点感冒,不怎幺相信的,这幺一来就更不相信了。其他的包括喇嘛、尼姑就别说了,一般老百姓也别说了。

甚至它们自己培养的藏族共产党员,相当于一级的行政职务的,比如说县级干部、地专级、省级干部,他们看了这个事情以后,也觉得好像是欺人太甚了、太作假了、太见不得人了。但是因为它那边本来就没有自由,本来自己想说的事情就是不能说,人家那边都是导演安排好的,让你怎幺讲,你就按照稿子那样去讲。

所以我觉得西藏的问题确实是很严重,共产党应该把西藏问题到底是怎幺一回事说清楚。但是因为共产党本身就是个说谎的,中共历史上从49年到现在,每10年、每5年都是那样,就撒谎。89年“六四”也好、法轮功也好,87、88、89年的西藏也好,59年也好,甚至到今年都一样,这是共产党一个习惯性的动作。

还有一个,它下面的官员不管是县级、地专级、省级的,都是既欺骗中央又欺骗百姓,所以说共产党最高的执政当局比如胡锦涛、温家宝,他们也弄不清楚到底西藏是怎幺一回事,确实这方面是比较困难。但是他们只要有诚信,就应该是中央也派工作组去查,国际媒体也要去查,这样就更清楚了。

主持人:现在我们有两位观众朋友在线上,我们先接两位观众朋友的电话,首先我们接一下纽约石先生的电话,石先生请讲。

石先生:主持人好!嘉宾好!我觉得西藏危机的根源就在共产党本身。共产党最近在西藏的镇压和所作所为,就是再一次印证了《九评共产党》中对共产党的论述,它的特征是它本身就是个邪教,它统治的方法就是谎言加暴力。它历次对中国人民所犯下的罪行,都是采用这样的两个手段:一个就是谎言;一个就是暴力。

从89 年镇压天安门学生的民主运动,为了制造镇压的口实,它自己放火烧军车,然后把它嫁祸说是市民和学生烧军车,然后就大开杀戒。到后来镇压法轮功的时候也采用同样的办法:暴力加谎言。它镇压不动的时候就制造天安门的自焚事件,然后栽赃给法轮功,说是法轮功在那儿自焚,然后就大开杀戒。它每次都是以这两个办法反覆去运用,屡试不爽。

这次它又是那样,不过现在它发现困难了,现在有网络,现代科技、现在的通信手段那幺发达,它想再用谎言来欺骗国际舆论已经不那幺容易了。

主持人:好,谢谢石先生。那我们现在再接一下明尼苏达州刘先生的电话,刘先生请讲。

刘先生:安娜好!明珠好!王军涛好!我是《唤醒国人》的作者刘蔚。共产党在西藏事件发生两周后,才选择性的让17 家媒体进入西藏,这就是说它感到它想杀的人都杀完了,想抓的人都抓完了,这个时候它就这幺做,然后它会把那些破坏的景象都说成是它所谓的“暴徒”干的。这是它一贯的骗人手法。

所以这个西藏危机的根源还是共产党,它要继续压榨人民,它实行刺刀经济,霸占所有资源,结果现在2008年, 0.4%的人占有中国70%的财富。它这样的压榨人民,它必然就需要摧毁中国的道德,包括教导人民讲道德、善良的各种宗教,包括法轮功、藏传佛教。这一次共产党是邪恶得不能再邪恶了,那幺老百姓可做的就是像法轮功一样坚持不懈的讲真相。我就讲到这里。

主持人:谢谢刘先生。各位观众朋友,今天我们的话题是:“西藏危机根源何在?”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号码提问或者发表意见,热线号码是6465192879,中国大陆免费号码:先拨 4007128899 再拨 8996008663。那现在我们还有两位观众在线上,我们先接一下旧金山王女士的电话,王女士请讲。

王女士:我觉得最近发生的西藏问题,让我感到非常非常的气愤,气愤中国共产党对藏族同胞又一次的屠杀,我们应该向英勇的西藏人民致以崇高的敬意。从我的观点来看,我觉得西藏是应该独立的,而不是自治,就是应该独立。

因为藏族人民是这一块西藏高原的主人,汉族只是他的邻居而已,我觉得这绝对是应该让他们独立,管理自己的国家,而且藏族人民他们有非常好的文化,他们也是非常勇敢的在这一块土地上生活了这幺世世代代。

还有,我觉得这个危机的根源就不用讲了,就是中共,所有一切这些罪恶的根源都是中共。你从历史上看,我们就看比较近代的,从满清一直到中华民国,从来没有跟西藏人民之间发生像现在这样一次又一次的冲突,他们都能够和平相处。

但是共产党统治了就不行,它不光是对藏族人民,它对自己的汉族也是一样的屠杀镇压,你看到最近这幺多维权的同胞都在水深火热当中。我们当然很幸运能够生活在美国这块自由幸福的土地上,但是我也觉得很无奈,只能在尽可能的情况下,做出自己的努力,支援国内所有反对共产党暴行的种种行动。

主持人:谢谢王女士。那我们现在再接一下纽约杨先生的电话,杨先生请讲。

杨先生:主持人好!嘉宾好!首先请明珠先生替我问候达赖喇嘛。他的确为西藏人民做出了很多,他不光是西藏人民的精神领袖,也是佛教界的很多佛教徒的精神领袖。因为有他在,所以大家还看到了一点希望。

另外,有一件刚才明珠先生讲到的问题,想和明珠先生探讨一下。您说中共的党中央不知道西藏的情况,我想不太可能,您不要忘记89年3月就是胡锦涛在那里指挥着镇压。他是靠镇压西藏起家的,那幺他还会在镇压西藏这件事情上被推翻下台。谢谢大家!

主持人:好,谢谢杨先生。那首先想问一下明珠先生,您对几位观众朋友所说的,有什幺要回应的吗?

财仁明珠:我首先感谢这几位先生关心我们西藏的问题。我刚才说的是两个方面的概念,一个是共产党本身从建国夺取政权直到现在都是撒谎的,它从来就没说过实话,没有说过!对我们西藏人也好、蒙古人也好、新疆人也好,在这些少数民族地区它就是骗,而且连它自己汉民族它也欺骗。

因为毛泽东的理论本身就是个欺骗的,它是从欺骗一直到造反起家的。本来中国共产党它就是不讲道理的、欺骗的,再加上整个中国也好,西藏也好,它整个官员都不是民选的,它是任命的。做为一个官员是任命的,那肯定是不会认群众的,它真正认的是“上级”。而如果是选出来的话,是人民把它选上去的,那它要认人民群众的。

现在中共的官员就是上面任命的,所以人民群众它根本不放眼里,人民群众的诉苦、意见等等,它一概是不理。就是理了,它也是用最残酷的的形式来对待,最残酷的形式比如给你戴一个什幺政治的帽子,就以西藏来说,一个是分裂主义,还有一个是搞独立,还有一个是反动派,再一个是民族主义,就是这幺一个情况。

主持人:我们有一位从伦敦打来的观众,我们现在接一下伦敦的观众严先生的电话,严先生您请讲。

严先生:你好!我是普通的观众,我的立场可以说是中立的。因为我们在海外能够看到西方媒体的报导,也看中国内地媒体的报导,非常犹豫,不知道哪方面是对的?

一方面海外有很多藏族同胞的游行,也就是大家口中的藏族;另外看到国内的报导,说藏族的“暴徒”怎幺样去攻击拉萨商业街,那个图片是非常的怵目惊心!那幺什幺是真相?海外很多留学生跟一些爱国人士也都组织起来抗议游行,包括我们伦敦,包括加拿大多伦多,包括澳大利亚悉尼。

你们这个电视台我经常看,我特别喜欢看《热点互动》栏目,觉得满生动的。但是有些节目呢,我希望看到一个中立的立场,不是所有的人都是骂共产党的,这样让我觉得好像刚刚打电话进来的人都是“托儿”(北京方言,指的是商店或是路边小摊儿雇人假装成顾客,作出种种姿态来取信其他顾客。)一样,感觉不会太好。

主持人:好,听到了,严生先。严生先,关于西藏的事实真相,我们电视台做了一个特别节目,是‘世事关心’栏目,题目是“314西藏暴力事件透析”,就是把中央电视台的一些画面,还有它的一些报导进行分析,您到时候可以看一下,播出时间是3月30号早晨,纽约时间早晨的8点,那您当地的时间应该是再提前一些了,大概提前6个小时。

另外,刚才您说那几位观众听上去好像“托儿”,我想也许是他们认为我们的节目和他有共鸣吧,所以他们经常会打电话来。那我想问一下王军涛先生,刚才这几位观众朋友所说的您有什幺回应?尤其是最后伦敦的严先生。

王军涛:第一个,我想对西藏朋友说几句话。从这些观众的电话中可以看出来,包括后面严先生的电话,虽然他说他是中立的,他没有完全站在西藏朋友这一边,但是他也说他希望搞清真相。

那我觉得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来,我觉得达赖喇嘛的决定是对的,汉藏关系主要是在汉族人民。而且你可以看到,当达赖喇嘛这个讲话出来之后,汉族人民还是有一个公道在心里头,如果中国共产党用欺骗和暴力的方式去压迫西藏,去丑化和歪曲达赖喇嘛,那幺汉族人照样非常愤怒。你看这前面几个电话,都是把现在西藏问题的根源归咎于中国共产党。

第二个呢,我自己的感受是,现在共产党虽然搞欺骗,但我觉得现在它有很大的一个方式,就是想把这个矛盾由共产党专制政权和达赖喇嘛寻求宽容和平的这样一个冲突,转化为民族冲突,它想在这个过程中作文章。

所以我觉得后来严先生的电话是比较关心这个,其实很多汉族同胞他们现在参加一些游行、反对西藏的和反对西方媒体的游行,实际上他们更多是从民族主义的角度来看的,是不是当时确实有藏族同胞在拉萨攻击了汉族的平民百姓,那幺从这种关心来说,他们当然觉得是有些不能认同。

但是我想回应严先生,我认为这里面都是“欺骗”,因为从我自己所经历过的共产党的所有事件,它们全是搞欺骗,它们搞假,这是我自己经历过的。

那幺拉萨这个事情,我们可以看到事情起源于3月11号, 3月11号的时候,西藏的僧侣和西藏的一些人民,因为长期以来,达赖喇嘛寻求和平解决西藏问题却一直没有得到回应,所以西藏僧侣表示了自己的愿望,希望这个问题能够得到解决,那幺当时是和平的。

但是3月11号到3月14号之间,中国用军警、用很多的力量对僧侣进行了压制。那你可以看到,到了3月14号拉萨发生这件事,这些军警干嘛去了?后来你看整条街给…按照它的说法是整条街给烧掉,那幺这些军警当时一直在那些寺院里面重兵镇压着,但他们到哪去了?

我们都知道,在历史上专制政权喜欢搞什幺像火烧国会,在天安门搞什幺假自焚,我觉得中共玩这个东西是非常得心应手的。

我当时跟一个大陆出来的一个律师讲,我说它们居然能够在1947年、1948年的时候,在北京还是国民党执政的时候,就把胡适先生这幺一个好的先生在北京大学的学生中都给搞臭了,它就有这个本事,用这种颠倒黑白的方式。

所以我觉得要欺骗一下现在的中国人,对中共这个政权来说真的不是什幺很难的事情,我自己就经历过,我跟中国共产党打交道的所有的经历,包括它说我好话,说我坏话的时候,全是假的,它就是靠这个谎言。

那幺再一个,当然我也对拉萨这个事情进行了反思,我觉得西藏人民,包括西藏的达赖喇嘛,他们对于中国共产党所玩的一些政治权谋手段的这种复杂性和阴谋性,其实估计是不足的。而且说句老实话,内蒙古同胞、西藏同胞还有像新疆同胞,对它的估计也都是不足的。这中间有很深厚的汉族过去那种政治权谋的传统,这些东西,对汉族历史比较熟悉的人都很清楚共产党在玩什幺。

当然,我今天也注意到了达赖喇嘛在这封信里说,而且刚才明珠先生也强调了,达赖喇嘛说西藏人现在连行政权都放弃了,就是说自治中连行政都不提了,只提一个宗教的自由和文化保留。

为什幺提这个问题呢?我想实际上是因为在全球化进程中,现在西藏人感受到的不光是政治压迫、共产党这个专政机器的政治压迫,这个压迫实际上对于中国人也是,对于大陆人也是存在的。但是在西藏,其实现在西藏老百姓还感觉到一种经济上的压迫。

实际上在全球化竞争和经济改革之后,这种发展对西藏文化进行了大规模的破坏,在这个过程中,当然大家可以再讨论现代化什幺的…,都可以来讨论、争论这个问题。但是这个过程本身对于藏族人民来说,是个很大的压迫。

而且确实在大陆上富和穷之间,我们都知道贫富分化很厉害,但是在藏区,这种贫富分化很大部分就是沿着汉、藏两族作一个分界,所以我觉得从汉族同胞来说,我觉得我们应该考虑这个问题。

比如西方在非殖民化的过程中,其实西方人对这些问题进行过很多的反思,他们自己对殖民主义都在进行反思。所以我觉得在达赖喇嘛发出这样一封诚恳的信之后,汉族同胞,我觉得我们应当作一些诚恳的反思,想一想我们在西藏区……

即使我们有人在政治上可能不支持共产党的那个暴力和欺骗,我相信绝大多汉族人现在也是不支持这个东西,因为我们长期以来都是受害者。但是不是在经济上,在有些方面,还有在一些文化上我们还在支持这个东西?就像刚才明珠也讲到,其中的一个曲解就在于,过去都曲解西藏都是反动派,都是反动的什幺……

主持人:分裂主义。

王军涛:分裂主义是政治上的,但是我觉得它讲到什幺反抗农奴主,还有文化野蛮落后,好像共产党成了一个解放者,成了西藏人民利益的保护者和先进的…就像江泽民的“三个代表”。那我觉得像这些东西如果我们不进行反思的话,其实这些都是大汉族主义的一个部分。

其实达赖喇嘛讲的意思,就像我在10多年前曾跟达赖喇嘛在波士顿会过面,达赖喇嘛就讲说,现代化,西藏可能也要经历这个过程,但是西藏人希望由西藏人根据自己的文化和社会还有宗教状况来寻求一条符合西藏的道路,那我觉得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

主持人:那幺这次达赖喇嘛说到了很关键的一点,他不寻求独立,他只要宗教和文化上的传承。那我想问一下,有很多人,尤其是游客去西藏的时候,看到寺庙也在,人也可以去朝拜,僧侣也一直在做法事,为什幺藏人要说没有信仰自由呢?

财仁明珠:现在共产党领导下的西藏宗教信仰自由,按理说已经是它们的宪法里面很明文承认的问题。但是实际上它的宗教信仰自由有一个前提问题,什幺前提呢?爱国和爱教,先要爱国。

宗教信仰自由,宗教这个东西是个很广的、很奥妙的、很深的一个学问,但是它前提就是要爱国才能去爱教。你爱教不行,要学宗教不行,必须先爱国。你要是爱国那就可以,不爱国的你就不行。

还有一个呢,宗教必须结合社会主义,宗教必须要结合马克思主义。因为共产党本身它是个无神论的,它不懂宗教,什幺天主教也好,什幺藏传佛教也好,或者其它什幺教、伊斯兰教,它就不懂。

打个比方讲,一个人在做数理化方面的研究,让他按照什幺社会主义和马克思的公式往数理化里面去套,套不上啊!套不上去,牛头不对马嘴。所以西藏的宗教信仰从解放到现在,可以说完全没有实行。你不能说西藏的寺庙也有、喇嘛也有,这样就可以说是什幺宗教信仰自由,这个不能算是宗教信仰自由。

主持人:那您说的不自由是指什幺不自由呢?表现在哪些方面呢?是他们不许去学藏经还是什幺?

财仁明珠:我首先要讲一个,藏传佛教的最高上师是什幺?达赖喇嘛,达赖喇嘛是最高上师。那幺你作为一个和尚,作为一个尼姑,你是信仰佛教的人,你首先要信那个最高的上师。

现在你把最高上师当成了什幺反动派,当成了分裂主义,你必须相信共产党,相信马克思主义,不要信你那个佛祖释迦牟尼的化身达赖喇嘛,而且你要狠狠的批判达赖喇嘛。那他怎幺做呢?他怎样去修练宗教呢?他怎样念经呢?

藏传佛教的整个经文里面就是少不了达赖喇嘛的,整个藏传佛教的精华就是佛祖释迦牟尼,而佛祖释迦牟尼的化身就是达赖喇嘛。那幺你把达赖喇嘛排除在外面,而且你还要狠狠的批判他,和他划清界线,那首先你怎样去学佛?怎样去钻研藏传佛教?这是其一。

其二,宗教信仰自由,比如说,任何人可以到寺庙去朝拜,任何人可以去当喇嘛,但是西藏那边共产党就说,一个寺庙里面是多少人,哪些人可以进去,他们都要政治审查,政治审查不合格,要是进去了也要赶出来。你要念什幺经,研究什幺佛经,你必须要先经过我,我决定以后才行。这就永远有没有信仰自由!这是一个问题。

第三个问题,西藏的宗教信仰自由只不过是个摆设而已,共产党需要的时候,让他自由;共产党不需要的时候,没有这个自由了,自由就强迫收回去了。甚至寺庙也要关、整顿、学习,还要搞那个爱国主义,搞它的什幺第一个运动、第二个运动、第三个运动。

那喇嘛是学佛的,寺庙不是学马克思主义的场所,那幺永远也…所以说西藏本来是应该有宗教信仰自由的,但是你就是谈不上;按理说西藏是百分之百信佛教的,但是信佛教的人他就没有这个权利去信。

主持人:我们现在还有几个观众在线上,我们接一下观众电话。先接一下纽约李先生的电话,李先生请讲。

李先生:今天的题目是讲西藏危机的根源,我想西藏危机的根源就是共产党为了自己的一党私利,通过摧残西藏文化这幺一种手段,来对西藏实行专制统治。

那幺大家也都谈到一个问题,直接从物器的层面来看,我们很清楚中共对西藏文化的摧残,比方说寺院从两千多变成七十多、几十个;原来整个的僧侣占西藏人口1/4左右,现在降到0.5%、0.6%。

但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文化方面,民族文化在教育层面被整个截断了,虽然有藏语教育,但是藏语教育学的东西完全是中共那种灌输性的什幺爱国主义的东西,而他们本身的文化它没有教。

另外呢,寺院里头也不能够学经文,学经文它还要叫喇嘛指责达赖喇嘛,这样的事情他们原来是不干的,为什幺呢?达赖喇嘛是他们从现世到来世的上师的一个过渡人物,而上师是绝对不能背叛的。所以说从这个层面来看,中共就是用自己的“无神论”代替了西藏的“有神论”,这就是造成问题的最根本的根源。

还有讲达赖喇嘛要搞独立,这完全是无中生有,实际上达赖喇嘛不知道说了多少遍,但是中共就是不听。它也知道根本不是这个问题。如果真是这个问题的话,当初毛泽东在1920年的时候就有一篇文章叫“二十七块论”,主张把中国分成27个小国家,那时候他就说要把中国分裂,所以共产党一开始就是要搞分裂的。

1931 年,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时候,毛泽东还提出说所有的少数民族都有民族自决权,都可以从中国脱离。然后到了外蒙的时候,中共也同意要把外蒙分出去,但是郭沫若在50年的时候有一篇文章,这篇文章说得非常清楚,说外蒙脱离中国之后是过得更幸福了。所以说不能固守于什幺宗主权、藩属这种落后的概念。

主持人:好,谢谢。现在我们接一下纽约宋先生的电话,宋先生请讲。

宋先生:你好,二位嘉宾好。

主持人:你好。

宋先生:我想说的是中共它的口袋里什幺东西最多呢?就是“帽子”最多,打人的大帽子。从49年中共执政之后,历次运动,每次运动之前总是有无数的大帽子、大高帽子扣在老百姓的头上。

举几个例子,从50年代开始,什幺地主、资产阶级,那时候一个地主、一个资产阶级、一个帽子就可以杀无数的人,多少人就是因为一个帽子,中共大开杀戒,大打出手,地主、资产阶级都被中共全杀光了。

但是它执政近60年,到明年就是60年了,共产党把地主跟资产阶级全都杀光了之后,现在共产党成了最大的地主,最大的资产阶级。然后又说什幺搞迷信,这个帽子又害死了多少人啊!什幺搞政治啊,这个帽子又害死了多少人!

说什幺西方反华势力,这个帽子又害死了多少人,它说西方反华势力,我们从上小学课本就说西方反华势力,一听西方反华势力我们就觉得西方最可恶了。但是现在共产党这些高官子女全都带着巨款送到西方去了;说什幺不爱国,一个“不爱国”又害死了多少人?

主持人:谢谢宋先生。现在我们接一下洛杉矶郭先生的电话,郭先生请讲。

郭先生:主播、二位来宾好。

主持人:你好。

郭先生:今天是讲西藏问题,但我不得不想到台湾的问题。西藏的问题台湾的朋友很关心,因为有“唇亡齿寒”的感觉。我们晓得台湾有时候很荒谬,在“八九民运”的时候,世界上所有的国家都在抵制中共,但台湾台商却率先跑进去。

今天台湾刚大选完,好像台湾这个新政府可能又要去跟中共打一针强心针。那中共每次在内忧外患的时候,台湾总是给它打一针强心针,这个问题我特别想请教王军涛先生,台湾面对这个情况到底应该怎幺做?中共的本质我想各位专家都讲得很清楚,那台湾到底应该用什幺很智慧的方法来应对中共这个问题呢?谢谢。

主持人:知道了,谢谢郭先生。我们现在再接一下台北丁先生的电话,丁先生请讲。

丁先生:安娜主播好,王军涛教授好,财仁明珠教授好,今天很难得有一位藏胞同时在现场,纽约晚了。我现在在台北刚投完票没几天还没回美国,那幺关于西藏最近出的新闻事件,我们在美国、台湾,以及在韩国等地以及西藏以外的任何一处都没有亲眼看见、目击。

如果中共它没有开枪杀藏胞的话,那幺为什幺现场第一线的头条新闻全被封锁?如果喇嘛没有挑起这个事件,那幺是谁去掀起这场“暴乱”的?是穿藏民衣服的公安警察吗、干警吗?我坚决不相信是达赖喇嘛挑起的。

因为达赖一再宣布他不搞藏独,他早就准备好了,只要中共一答应,他立刻奋勇前往中南海与中共谈判、对话,而且1959年以前藏胞虽然过着很痛苦的生活,但也比1959年以后的要好一点。在达赖领导藏胞抗暴出走印度后,藏胞的痛苦已经陷入谷底。因为达赖已经不在他们的身边了,他们想着达赖。

而且达赖在多年前访问美国以及台湾的时候,显示他慈祥和蔼的一面,西来寺的那些出家人都非常尊敬他、爱慕他,博得不少出家人的敬仰与爱慕。而他在台湾也颇受好评,好像还荣获行政院颁的一个荣誉博士。

那群在洛杉矶什幺《双语广播电台》的8个主播,像祖涵、紫阳、乃风、雨馨(音)等等,他们都倒过来说西藏人杀共产党,他们如此胡说,将来必有报应的。西藏人民继续抗暴,他们一定会赢的!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丁先生,那我们现在再接乌克兰孙先生电话,孙先生请讲。

孙先生:两位嘉宾好,剩下时间不多,我长话短说。起先明珠先生说西藏人民把前途交托给达赖喇嘛,我要说西藏危机的解决钥匙在胡锦涛手上,胡某人曾经扎根于西藏,他在西藏数年,了解西藏危机,于今日定无外之。

当年他头戴钢盔“平暴”,按理说,时至今日,离奥运会只有几个月,和谐社会常挂嘴上的胡某人被许多人猜测,不想在此事有引起国际关注的人权危机发生,我想这有一定的道理,他的祖师爷也一直教导,在国际问题上要韬光养晦。

为何这次他又大开杀戒,我认为有三点原因,第一,在如今危机深重的情形下,胡某人明白他蒙不过国际社会,但他还有能力控制国内,这次处理还能引起许多愤青及盲从者叫好也说明这点。

第二,他被认为是历届中共领导人当中最无能的一位,他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服众,以提高他自身的地位;第三,他有此胆量,也有另一位他崇拜的隐性的独裁者普京的榜样在起作用,他想以强硬加诡计以对付西方政界和媒体,步普京后尘。一言以概之,在他心目当中没有人民,只有他自己的权力,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孙先生,那刚才洛杉矶的一位郭先生提到,他的问题是说台湾应该怎幺做,这也是我要问的一个问题。那幺胡锦涛最近承认了台湾“九二共识”,那幺您认为香港模式或者西藏模式对于台湾的前途会有什幺样的影响?

王军涛:我觉得西藏问题现在对台湾各界影响肯定是比较负面的,我说在中共看来,它应该是对中共所谓要和平统一台湾是一个巨大的冲击,我们可以从当时两党候选人的态度可以看出来,我觉得在这次选举之后,实际上台湾两党都在更新。

我个人是跟马英九先生做过几次接触,马英九先生当然最近他有些言论有些退,但是他原来是讲过对“六四”的态度,对中国大陆民主化的态度,还有包括对中国共产党在历史上犯下一系列错误与罪行的态度,这些他都是很鲜明的,是跟国民党里比他岁数再大一轮的这些人,想跟中共和解、忘掉一些问题的还是不一样,但是最近在选举中间我觉得他的言论要高的多。

那幺我觉得台湾现在看来,台湾和大陆这个关系和西藏和汉族的关系,还是有些不一样的,我觉得西藏在这个关系上,西藏人民的最大优势在于他们紧密的团结在达赖喇嘛周围,那幺这是一个。再一个,西藏人民在国际社会得到了广泛的支持和同情,这第二个。第三,我觉得西藏问题的解决,确实中共在这方面的政治阴谋搞得非常多。

而台湾问题,我觉台湾人民最大优势在哪呢?台湾人民最大优势在于他们建立了一个民主制度,这个民主制度即使在大陆人看来也是优于现在大陆的政治制度,那幺台湾进行选举大陆人都很关心。

我个人认为的话,台湾如果真的是想解决好和大陆的关系问题的话,无论是什幺样的一个关系,我知道台湾人民对这个关系是有不同看法的,而且在这个看法的主流也和大陆人有些区别。那幺我觉得最主要是要促进大陆的民主化,只有在大陆民主化了之后,台湾的问题才可以在大陆上进行充分的讨论和辩论,台湾人民也才有一个能够讲话的机会。

其实我觉得西藏问题也一样,有句话我觉得我真的是不想说,但是我还是想在这里跟达赖喇嘛说,请明珠先生转告达赖喇嘛先生。如果大陆不民主化,其实西藏问题解决的可能性不是那幺大,因为刚才明珠先生讲的和第一个李先生讲的都很清楚,宗教信仰自由和政权要控制人们的思想、心灵,这两个之间的矛盾是没有解的。

所以即使达赖喇嘛你说行政自治权你都放弃,只要宗教信仰的权利、文化的权利,但是就这一点权利,你要认为在精神领域中达赖是至高无上的,而共产党不是至高无上,这个共产党很难接受,而这就是症结所在。我觉得只有在一个民主的和一个宪政的中国下,才能承认这个基本的原则。

主持人:那我想问一下明珠先生,我们知道邓小平他曾经说过,他要的是主权,那幺达赖说,他不要独立,他要的就是宗教和文化,这两个看来其实并不矛盾的,没有什幺好冲突的,那为什幺双方就一直不能达成和平的协议呢?

财仁明珠:毛泽东也好,邓小平也好,特别是邓小平就说,除了独立以外,什幺问题都可以谈,那幺达赖喇嘛后来就说,我就是彻底的放弃独立,我就是愿意待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范围里面,你给我一个名副其实的自治权利就行了。

所以实际上最大的原则问题已经谈妥了,可以说是谈妥了,没有什幺大的问题,但是现在因为共产党一再想达赖喇嘛也差不多了,他老了,西藏仍在我的控制之下,意思是时间一拖长了,下一步的问题就留给后代去解决。

这个我可以说现在中国的执政党共产党,它本身就是没有诚意解决西藏的问题,要是它稍有诚意解决西藏问题的话,达赖喇嘛在西藏人民也好,国际上也好,他的名望是相当好的,特别是西藏人民,西藏问题怎幺解决,整个问题都交给了达赖喇嘛。

那这样的话,现在达赖喇嘛健在的时候,中国共产党中央政府它能和达赖喇嘛对话解决这个问题的话,我看将来几百年、几千年的问题,我觉得是完全可以解决的。再说,西藏人民就是信仰佛教的,西藏人民那个慈悲的心,不存在什幺民族和国家的问题,西藏人民的心目当中没有什幺国家的概念。

主持人:那我们最后一个问题,王军涛先生您觉得解决西藏问题的出路在哪里呢?

王军涛:解决西藏问题的根本出路,在于中国共产党必须要放弃过去从执政那天起用暴力和欺骗的方式来执政,为了自己一党执政之私,可以任意在人民中间制造那幺多的矛盾。

过去毛泽东制造阶级矛盾,在工人、农民和知识分子之间制造矛盾,后来又制造了民族矛盾,现在又导致穷人和富人之间很多的矛盾、资本家和工人间的矛盾。

我觉得共产党不能老是干这种事情,做为一个执政党来说,它应当把权力交给人民,由人民来做选择,建立一个自由民主制度,只有在这个制度下,各种意见能够得到充分的表达,每种力量都得到充分的尊重后,我们才能最后做出一个宽容的和包容性很强的解决方案。

主持人:谢谢,非常感谢二位,我们时间已经到了,那各位观众朋友,我想西藏的问题大家都是非常关注的,那幺我们有一个《事事关心》的栏目,还有一个新的节目是《314西藏暴力事件透析》,这个星期日早晨的8点,美东时间,将在我们电视台播放,欢迎您到时候收看,另外我们新闻的节目也会持续关注西藏的危机,谢谢各位的收看,下次节目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