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市场行情 >味芯:剥开中共「人民法院」画皮(8) >

味芯:剥开中共「人民法院」画皮(8)

2019-08-22 浏览量:836 市场行情 作者:

【3月8日讯】

八、剥开中共「人民法院」画皮之八:
花样百出的「请示汇报」与变相的两审合一。可怜的当事人,你知道吗?

中国大陆地区宪法规定,「上级人民法院监督下级人民法院的审判工作」。但在审判实践中,这种监督并不认真,并不严肃,并不到位。而更多的则是「疏通」或「打点」。例如下级法院有「拿不準」的案件要向上级法院请示汇报,或者下级法院「逮」到一件比较「肥」的案子,担心二审法院「做手脚」时,就会提前向上级法院「请示汇报」,招呼一声。所以这种「请示汇报」,并非单纯的工作汇报,而是以「吃、喝、玩、乐、塞」为重点的变相交易。有权参与「交易」、参与享受的当然是上级邪党法院的头头脑脑,和头头脑脑们信得过的某些法官。有经验或嚐到甜头的下级法院,对这种「请示汇报」则非常重视,组织实施时煞费苦心。因为受礼者还要分三、六、九等,不能一般平。且有的可明给,有的则只能暗送。稍有不慎,就会弄巧成拙,前功尽弃。所以别看他们嘴上说得轻飘、委婉。什幺「顺便」、「便饭」、「土特产」等等,其实心裏往往紧张得冒汗,生怕上级邪党法院「不给面子」。因为在这类「请示汇报」活动中,出面张罗的是下级法院,幕后买单的常常是受惠方当事人。凭白无故地谁愿意孝敬谁呢?所以上级邪党法院一般比较迁就下级法院的实体处理意见。而「尚方宝剑」一到手,下级法院胆就大。「意见」就在副卷里,谁要上诉也不怕!(当事人、代理人虽可依法阅卷,但不能阅副卷)。于是乎,轻轻撩开「请示汇报」的面纱,就可看见「两审合一、联手办案」的丑陋嘴脸。

可怜有些当事人不知底细,还一个劲地上诉呀,申辩呀,寄希望于二审或再审重开天日。却不知道是白白把钱往水里丢!(因为法院不管你官司输还是嬴,诉讼费是必须预交的。)有些下级法院的办案人员,为了显示自己的「清白」和「过硬」,往往还鼓励(实为唆使)「蒙」在鼓里的那一方当事人去上诉去申诉。让他们到上级邪党法院去「撞一个头破血流」!(原话)从而证明自己所办的案件是「铁案」。维持率达到了多少百分比。真是法官丧天良,当事人泪汪汪!

某市某机关干部沈某,因为给市委(原地委)某领导提了意见,被钦定为「反革命」。该市中级邪党法院不问青红皂白,秉承邪党旨意,以「反革命」罪判了沈某五年有期徒刑。沈某提起上诉后,连省高院也觉得此案有问题,不成立。但该市邪党法院经办此案件的某庭长(后升至常务副院长),连续三次带人携礼跑到省高院「汇报」,死皮赖脸弄回了一个「维持原判」。但该案不久即经申诉被撤销,当事人被宣告无罪予以平反。受害人据此提出国家赔偿。省高院认为是市中院办的案子,就往中院推;中院认为是省高院维持的案子,就往省高院推。于是受害人就隔三差五地挂着纸牌到省高院大门口呼冤。省高院深感「上当」,甚为恼火,叫苦不迭!上下级法院以「请示汇报」为名,行联手办案之实,造成的社会危害性,于此可见一斑。

这种上下勾结的所谓「请示汇报」,不仅间接剥夺了当事人的上诉权,而且还妨碍了下级法院依法独立行使自己的审判权。使「人民法院审判案件,实行两审终审制」这一法制原则,成为泡影。而真正需要监督的方面,却稀里糊涂,我行我素,没有制约。例如上级邪党法院监督不当,把一些不该改判的案件改判了,不该发回的发回了,不该维持的又维持了。又如下级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拖着或顶着不办。甚至故意把上级法院的发还函捅给不利方的当事方,让他们缠诉上级法院,以减轻自己的压力。再如下级法院对上级法院改判的案件,有时拖着不宣判、不送达、不执行。或执行不坚决、不彻底,而形成诉累。让当事人拿着法律白条骂天骂地,无可奈何,哀歎「豆腐盘成了肉价钱」。只有遇上中共邪党法院出了车祸,或者邪党法院的院长得了癌症,老百姓才可趁机硬起心肠拍手称快,出一出心中的恶气!

(待续)@*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