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热门亮点 >林彪出逃时专机副驾驶们当场下结论:这架飞机完了图 >

林彪出逃时专机副驾驶们当场下结论:这架飞机完了图

2020-02-15 浏览量:330 热门亮点 作者:

作者:吕学文

林彪出逃时专机副驾驶们当场下结论:这架飞机完了图

林彪乘坐飞机飞往苏联,飞机在蒙古国温都尔汗坠毁,机上人员全部殒命,史称“九一三”事件(网络图片)

我1965年11月入伍,新兵训练结束后,被分配到中央警卫团8341部队卫生队,1967年4月调入二大队6中队。二大队是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国防部长林彪的警卫部队。1968年5月,我被任命为6中队一分队队长,是林彪的“随卫”警卫员。1969年春,我参与了国防部长办公室(简称林办)机关工作,除了跟随做警卫工作外,还是“林办”主任叶群的游泳教练,并负责她的游泳安全。

叶群的反常变化

1970年9月九届二中全会在庐山结束后,林彪和叶群于9月17日早晨离开庐山,直接回到了北戴河96号楼。

一年多来,林、叶绝大部分时间住在这里。林的性格是寡言少语、深居简出;其身体状况是怕风、怕光、怕水。回北戴河后,他更是整天把自己“锁”在屋里,极少有人见到他。叶群像变了一个人,往日趾高气扬、见谁批谁的态度和做法,有了很大的收敛。对这些变化,我们并没感到很大意外,我们知道他们在二中全会上受到了毛主席的严厉批评,他们心情不好是自然的。但是,1971年8月,他们有了更加反常的变化。一是叶群的电话特别多,她往林彪屋里跑得特别勤,时间特别长。林彪以前喜欢一个人待在屋里,任何人进屋都必须报告完后迅速离去。二是林的汽车司机杨振刚一天几次修车、试车。该车是“保险红旗”轿车,即防弹玻璃车,是当时国内一流轿车,并不需要天天试车。三是林出逃前几天的一个晚上,大约11点多,我正陪叶群在室内游泳池游泳,林立果突然闯入室内,情绪非常紧张。叶群一见儿子“破常规”地闯进来,显得有些吃惊,她马上问我:“小吕,你懂不懂俄语?”我立即回答:“我什幺语也不懂。”我虽然听不懂他们对话的内容,但从他们那声调、表情和不断挥手的动作看,两人争论很激烈。最后,林立果愤怒地转身离去,叶群也中断了游泳,并冷冷地对我说:“最近几天,我不游泳了,你也不用准备了。”这使我猜测到,近几天可能有大事。四是林、叶突然把儿子林立果(乳名老虎)、女儿林立衡(乳名豆豆)及林立衡的未婚夫张清林(军人)等一齐召到了北戴河,此类事情以前是从未有过的。

最最引起我们怀疑的是,叶群的一些自相矛盾的言论和行动。一方面,她在工作人员中说,“首长想动一动”,“要利用坐飞机运动运动”,“女儿在国庆节要结婚”,“国庆节前回北京”等等,让人觉得林彪这里一切正常,太平无事;可另一方面她又让人从北京取来大批文件和生活用品,并出现了非常紧张的表情,有人听到她在林彪房间里哭泣。

紧急部署,进入战备状态

9月13日上午,在8341部队第二大队队部里,林立衡先后向姜大队长和张洪副团长报告了紧急情况。她说,“从我偷听和观察到的情况看,老虎和主任要把首长带走,他们可能要逃跑。老虎在外边干了不少坏事,他还说要谋害毛主席。你们赶快向北京报告,不要让他们上飞机跑了——今天下午,林立果已经从北京带回一架256号三叉戟飞机,现在停在山海关机场。”林立衡要求姜大队长把她藏起来,并进行严格保密,决不能让叶群他们知道她来过这里。姜大队长毫无迟疑,立即打电话向北京作了报告。后来才知道,她先报告了中共中央办公厅的张、汪主任,并由汪东兴报告了正在开会的周恩来总理。

姜大队长接到北京指示后,立即叫来中队长肖启明,和他一起召开了有关人员紧急会议(我也参加了会议),一方面布置隐藏林立衡,一方面命令警卫队进入战备状态。

叶群好像感觉到了什幺,她几次到电影场察看,当她看到首席位上只有张清林,没有林立衡时,立即过去查询,并派工作人员四处寻找。林立果还亲自到外边找林立衡。他转了个小圈以后,匆匆赶回了96号楼,他可能发现了警卫部队的异常行动。林立果回去后大约半个多小时,警卫人员看到,林彪、叶群、林立果和林彪的秘书、警卫队长李文普上了汽车,随后,司机杨振刚开车,快速驶上了向南的大道。当时我在第一道防线,十多名战士又打手势又叫喊:“停车,停车!”可是,汽车直接向“人墙”冲去。中队长肖启明在第二道防线,他见汽车冲过第一道防线向他们冲来,在喊“停车”无效的情况下,横着(防止伤害首长)向司机开了枪。他想用击毙司机的手段,达到拦住逃车的目的。可这是防弹车,子弹根本打不进去。汽车开出七八十米后,突然来了个急刹车,紧接着车上的李文普跳了下来,并向车后跑了几步,接着车上有人(林立果)就向他开了一枪,接着又打了好几枪,李文普应声倒下。汽车风驰电掣般消失。

此时,姜大队长让中队长肖启明带着我们一中队的六七名战士,乘上一辆“吉姆”车去追林彪的汽车,他带着30多名战士乘一辆卡车随即追去。我在第一辆“吉姆”车上,过海边大桥时,我们看到了林彪车的影子,司机加大了油门,拼命向前追去。快追到山海关机场附近的铁道口时,铁路值班房已放下栏杆,横在南北的通道上,示意将有东西向火车通过。可是,林彪的车撞断栏杆,飞驰过去。当我们的车赶到铁道口时,一辆拉油罐的火车隆隆地开了过去。我们的汽车灯光前一片尘土。当我们追到山海关机场时,林彪乘坐的三叉戟飞机刚刚起飞。此时,大约是零点30分左右。

进入机场以后得知,这架飞机的驾驶员是航空兵某师的副政委潘景寅。由于飞机起飞十分仓促;油未加,副驾驶员和报务员也未来得及上飞机,在没有夜航灯光和一切通讯保障的情况下,飞机在一片漆黑中强行起飞了。原来说飞往广州,现在是向北面方向飞去,到底飞往何处就不清楚了。当时在场的副驾驶们就下结论说:这架飞机完了,上去就下不来了。他们的依据是:第一,三叉戟降落时,必须正、副驾驶员一起操作,正驾驶操纵整个机体,副驾驶放下“脚架”,以保证飞机降落时机体的平衡,才能确保飞机安全。但现在只有正驾驶,飞机降落时无法放下“脚架”,着地时无法保证机身的左右平衡,不是损坏机身,就是引起油箱着火、飞机爆炸。第二,如果飞机出了国境,因为没有报务员,不能与他国机场联系,非被人家当“敌机”击落不可。

事实正如他们判断的一样,林彪他们乘坐的256号三叉戟,于13日凌晨2时左右,在蒙古国肯特省贝尔赫县境内坠毁,机上9人全部遇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