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热门亮点 >「习马会」不提「一国两制」 香港利用价值所余无几 >

「习马会」不提「一国两制」 香港利用价值所余无几

2020-01-18 浏览量:898 热门亮点 作者:
「习马会」不提「一国两制」 香港利用价值所余无几

因为「习马会」,所以还是忍不住要说几句。

有评论认为,「习马会」对香港有很大启示,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台湾政府与民间力量结合,可以顶住北京的影响;但香港政府的意见却偏向中央,令香港无法顶住北京的压力,云云,这,固然有一定的道理,但更根本的问题恐怕是,在北京眼中,香港的政经价值已经所余无几,而「现眼证据」是……

「习马会」在「中立地带」新加坡举行,主旋律是双方都一再重申「九二共识」(即是「习先生」重申「海峡两岸各自以口头方式表述海峡两岸均坚持一个中国原则」,以及「马先生」重申「一个中国,各自表述」与「交流、对话、搁置争议」),但却只字不提「一国两制」。由此或可反映,至少其中一方(很大机会是马方)认为,「一国两制」已经失去讨论价值。换个讲法,亦即香港已经失去「示範作用」。

香港的政治价值「被消失」,经济价值又如何?

科大经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雷鼎鸣近年反覆以GDP数据指出,香港对中国的经济价值已经江河日下。例如今年4月30日他在《信报》发表评论文章,批评泛民叫价愈来愈高,却罔顾香港的经济实力:「在《基本法》公布的1990年,香港的GDP佔中国GDP 25%,中央政府当然百般迁就香港,但去年香港GDP已降至中国的2.77%,在内地眼中,香港的经济地位自然下降,中央政府可能会对泛民感到奇怪,经济实力大幅削减后却叫价更高、行动更激烈,究竟凭的是什幺?」

我们暂且不论雷教授的政治立场,其「经济分析」可算反映出北京对「香港价值」的其中一个重要考量(雷教授更引述李光耀认为中国看中的只是香港的经济作为佐证)。

打「国际牌」又如何?

《信报》创办人林行止认为,无论政经,皆不可为。今年2月3日,林行止在其《信报》专栏就美国国会有一个新提案发表评论。该提案準备就1992年订立的的《美国─香港政策法》加以修订,若香港失去高度自治,便会禁止香港继续享有诸如比较灵活的出口管制和免签证旅游等优惠。林行止指出,此举不但会被北京「定位为外部势力的介入」,而「美国一旦终止对港的优惠,香港作为国际都会的先决优势便被削弱甚且刬除,那在中央政府眼中,比巨富变相撤资更加微不足道」。

余下的是「金融贡献」。

对北京来说,香港在这方面暂时仍有利用价值,但随着中国在伦敦发行人民币债券,以至开展「沪伦通」的可行性研究,还有开发前海成为金融中心,在在显示北京连金融都不想倚赖香港,其收服香港之心,可谓路人皆见。

香港还有转机吗?那就要看中国政经力量会否由盛转衰……

忽然想起《教父续集》的其中一句名言:「Difficult but not impossi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