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能源建设 >华尔街日报选文》香港对中国为何如此重要?钱、钱、钱 >

华尔街日报选文》香港对中国为何如此重要?钱、钱、钱

2020-01-29 浏览量:389 能源建设 作者:

香港自1997年回归中国之后,为价值数以兆美元计的融资、贸易和投资活动发挥了桥樑作用。

香港採用独立的制度,自成一体但仍受北京的管辖,由此引发的诸多社会及政治担忧导致今年爆发了至今持续五个月的抗议活动。但这个城市也成就了中国的崛起。

和22年前相比,如今的香港在中国整体经济中的比重已经低得多。但其门户作用未减当年,这就意味着一旦採取镇压行动,中国将会面临严重的金融损失。

经济学家马格纳斯(George Magnus)称,和内地城市相比,香港之所以如此出众,原因是香港实行法治,监管完善,税率低,资本可以自由流动,而且香港使用英语。马格纳斯着有《红旗警讯:习近平执政的中国为何陷入危机》(Red Flags: Why Xi's China Is in Jeopardy)一书。

他表示,无论是上海还是中国的自由贸易区,都「无法真正抗衡香港的优势。」以下是香港在经济上对中国很重要的几点原因:

香港是股权融资中心

自1997年以来,中国内地企业透过在香港上市筹集了3,350亿美元资金,其股东构成比在内地上市範围更广。

多年来,中国国内可用的资金池变得越来越大。但由于港元与美元挂钩,而且香港没有资本管制,因此在香港上市可以为进行外国收购和投资带来强势货币。在上海上市要实现同样的目标则更加困难。

对科技公司和其他公司来说,纽约一直是另一个受青睐的上市地点,但正在恶化的美中关係可能会让赴纽约上市面临更多问题。香港提供了一个便捷的途径,可以接触到许多熟悉中国的投资者。

对于全球投资者而言,上海和深圳已变得更容易进入。但投资者通常更喜欢香港的法律保障,他们对内地市场还有其他方面的担忧,包括资金转出的困难等。

香港也是债权融资中心

中国实体也通过香港大举借债,包括银行贷款和债券发行。

香港是中国企业最大的离岸债券发行中心。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首席亚洲经济学家埃雷罗(Alicia Garcia Herrero)表示,企业能够借入比在在岸期限更长的资金,而且至关重要的一点是,还可以融入强势货币资金。

加州大学圣地牙哥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研究中国政治和金融体系的学者史宗瀚(Victor Shih)称,当涉及美元债券时,大型国有银行和工业企业更愿意在香港发债。在美国发债受制于美国监管机构,并需要更多的资讯披露。

香港的法律和监管体系深得信任

香港是中国和国际金融人士或商业人士进行交易的首选地,因为香港拥有被认为公平和非政治性的西式法律和监管体系。

就目前而言,与上海和深圳相比,这是一个巨大的竞争优势。香港现已搁置的《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引起人们担心这两个法律体系会变得更紧密。香港今年的抗议活动就是由《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引发的。

香港还是直接投资的门户

外国公司和政府投资者长期以来一直将香港当成在中国内地投资公司或建设设施的中转站。随着中国越来越富裕,中国也透过对外直接投资将更多资金投向海外。根据中国商务部的数据,中国的对外直接投资从1997年的26亿美元增至去年的1430亿美元。这些对外直接投资有很大一部分是经由香港进行的。

有些时候,中国资金经由香港又返回内地,可能是为了享受外商投资的优惠政策。

经济学家埃雷罗表示,与中国有关的外国直接投资流经香港,部分原因是两地达成了一项经济合作协议,为贸易和投资提供了税收优惠政策。

香港是离岸人民币交易场所

儘管北京方面仍实行严格的资本管制,但香港是人民币贷款、债券和交易的主要离岸中心。

中国问题学者史宗瀚说:「相对于其他离岸市场,中国在香港对离岸汇率施加影响更容易」。这意味着它可以在必要时支撑人民币,帮助阻止资本外流。例如,中国政府可以指示国有银行购买人民币,或者中国央行可以发行票据,从金融系统中回收资金

文/Natasha Khan 、Yasufumi Saito

风传媒与国际财经媒体《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正式签订为策略合作伙伴,
共同提供高品质优质内容及专业报导给所有风传媒读者!重量级内容将于正式上线,敬请锁定!抢先订阅→华尔街日报电子报及上线通知